您所在的位置:曹场网>综合>托育机构有了明确“国家标准”虐童问题零容忍,硬件标准相对宽松

托育机构有了明确“国家标准”虐童问题零容忍,硬件标准相对宽松

日期: 2019-12-01 07:51:29

近日,国家卫生委员会发布了《托幼机构设置标准(试行)》(以下简称《设置标准》)和《托幼机构管理标准(试行)》(以下简称《管理标准》)。该文件规定了儿童保育机构工作人员的资格,并强调禁止有虐待儿童记录的个人在儿童保育机构工作。这意味着护理机构的“国家标准”是明确的。

另一方面,新颁布的儿童保育机构“国家标准”对硬件要求不高。

10月17日,北京学前教育协会主席秦郭利告诉红星新闻,这两份文件的内容显示了国家真正想要大力发展苗圃产业的决心。从行业角度来看,这两个文档也具有很高的可操作性,因为就硬件要求而言,它们没有为苗圃行业设置过高的入门门槛。

事实上,国家长期以来非常重视儿童保育机构的标准化管理。今年5月10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3岁以下幼儿保育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红星新闻(Red Star News)指出,《指导意见》中有两个章节明确指出需要“加大对社区婴幼儿护理服务的支持力度”和“规范各种形式婴幼儿护理服务的发展”。

7月8日,国家卫生和健康委员会发布了《托幼机构设置标准(试行)》(征求意见稿)和《托幼机构管理标准(试行)》(征求意见稿),三个月后发布了《设置标准》和《管理标准》。

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杨菊花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事实上,今年5月《指导意见》的颁布,意味着苗圃产业的发展已经引起了关注和重视,该产业最终在国家层面获得了应有的“名分”。

专家研究显示:

儿童保育机构数量和新生儿数量之间的供求关系不平衡。

托儿所,一个对年轻父母来说可能非常按时间顺序排列的术语,特别是指3岁以下儿童被照顾和养育的地方。不同于幼儿园的教育角色,幼儿园更注重幼儿的照顾和培养,“教学”是其辅助功能。

北京学前教育协会主席秦郭利告诉红星新闻,从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托儿所仍然非常受欢迎。工作的父母会把他们的孩子放在他们单位附近的托儿所,全国有许多不同形式的托儿所。

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杨菊花告诉红星新闻,随着市场化体制改革的深入,人口流动和新生儿数量的减少,托儿所逐渐开始萎缩,公共护理机构基本消失。

杨菊花在2017年的一次公开演讲中说,从1991年到2000年,在公共儿童保育机构注册的儿童比例继续下降。从2004年到2011年,几乎没有儿童在公共机构注册。

秦郭利说,近年来,儿童保育机构已经开始恢复。这一方面取决于二胎政策的全面开放,另一方面取决于国家的经济发展。然而,“托儿所”仍与当年的“托儿所”略有不同。现在的托儿所不仅是托付儿童的地方,也是培训和教育职能的一部分。”

杨菊花曾带领团队进行了一项调查,得出结论认为,与新生儿数量相比,目前的儿童保育机构数量明显不足。“尽管问卷本身是基于假设,但它也反映了一部分人的心态,并真正表明中国仍需要儿童保育服务,供求关系确实不平衡。”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指南》在一定程度上界定了教育部门和卫生部门在护理行业的责任。各部委职责分工中提到的《指导意见》:

卫生部负责组织制定婴幼儿保健服务政策法规,协调相关部门对婴幼儿保健服务机构进行监督管理,为婴幼儿保健和早期发育提供业务指导

"教育部负责培训各种婴儿护理服务的人员."

秦郭利向红星新闻透露,在条例颁布之前,地方职能部门对托幼机构的监管还不清楚。例如,一些地方将把儿童保育机构的监督和标准制定工作移交给教育部。然而,这次的“指南”明确了各职能部门的职责。

新标准要求相对宽松的硬件

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苗圃行业。

“以前,儿童保育机构缺乏建立和服务标准或门槛高,极大地抑制了社会提供儿童保育服务的热情。其中许多甚至以“黑花园”和“黑脚趾”的形式存在。考虑到巨大的需求,他们无法尽最大努力。”杨菊花认为,国务院办公厅5月10日发布的《指导意见》意味着苗圃产业的发展已经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和重视,该产业最终在国家层面获得了应有的“名分”。

秦郭利在设定门槛的问题上持类似观点。他告诉红星新闻,在国家卫生和健康委员会发布这两个标准文件之前,一些省或地区已经开始探索护理机构的标准和规范,并实际上已经引入了这些标准和规范。然而,在研究了这些本地代码后,他发现这些代码或要求的阈值通常非常高。

秦郭利认为,如果完全按照这些内容来实施,可能会吓阻很多旁观者,也可能会让很多员工要么花费大量成本升级以使自己符合要求,要么被法规淘汰。“升级成本最终将成为价格的一部分,并返还给消费者。”

谈到《设置标准》和《管理标准》的具体内容,秦郭利和杨菊花都持相同的观点,即这两份文件对苗圃机构硬件要求相对宽松,也留有一定的解释空间,这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苗圃行业的建设,有助于苗圃行业的发展。

7月8日,国家卫生和健康委员会发布了《托幼机构设置标准(试行)》(征求意见稿)和《托幼机构管理标准(试行)》(征求意见稿)。三个月后,发布了《设定标准》和《管理标准》。

在比较了这两份文件的草案和目前的暂定草案后,红星新闻发现目前的暂定草案比草案的要求要简单。一些曾经出现在草案中的硬件规定已经从目前的暂定草案中删除。

例如,《托幼机构设置标准(试行)》(征求意见稿)规定,托幼机构应为婴儿设置起居室(用餐区、睡眠区、游戏区、厕所区、储藏区等)。)符合标准,平均面积不少于3㎡。然而,在《幼儿园设立标准(试行)》中却没有这样的要求。《红星报》指出,人均使用面积的要求在征求意见稿中出现了两次,但在试行稿中没有出现。

在这一点上,杨菊花告诉红星新闻,目前有一些机构不能满足这一要求。如果草案中的规定得到遵守,许多机构将需要改革或取消。

“虐待儿童”零容忍

将严格调查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红星新闻》发现,在《管理条例》第7章中,第35条专门用于规定“虐待儿童”的问题:

托儿所应当加强工作人员的法治教育,提高他们的法治意识。零容忍适用于虐待儿童和其他行为。一经发现,将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和规章追究相关责任人和责任人的责任。

此外,该文件还明确指出,有虐待儿童记录的个人不得在儿童保育机构工作。

“近年来,出现了一些与学前教育机构有关的负面公众意见,这确实对该行业产生了一些影响。”谈到卫生与安全委员会发布的文件的重点,杨菊花说,她非常重视条例中对“安全”的强调,因为对安全的强调将在某种程度上有助于恢复公众对学前教育机构的信任。

红星新闻记者严玉成在赵倩北京报道

数据vcg/文本无关

编辑张超

pk10购买 安徽快三投注 PK10人工计划 网上真钱游戏 快乐赛车app

Copyright(c)2003-2019 fuel4pla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曹场网 版权所有